【明公馆日常】中秋节

言千阙:

可放心食用,不甜不要钱。






中秋节。


明公馆内欢声笑语,其乐融融。


明镜几天前便开始着手准备中秋的月饼。


明台自小就爱吃甜食,尤其爱吃月饼。


明家小少爷的口味自然只有自己这个长姐最清楚。今年明台好不容易在家过节,还不让他吃个够。


想到此处,明镜拿起调羹尝了尝自己亲手做的馅料,脸上浮现出笑意,红豆沙清香扑鼻,细腻如丝,吃在口中胜似蜜糖。




晚饭自然丰盛之极。


今年一家人难得团圆在一起,桌子上热热闹闹。


明台吃月饼吃得开怀,搂着长姐的胳膊撒娇:“大姐,你做的月饼怎么这么好吃。”明镜一脸难掩的得意,眸中尽是满足。


明楼也心情大好,他冲阿诚点点头。阿诚从包中取出了一只包装精致的礼盒,递到明台眼前。


明楼道:“知道你爱吃月饼,这是我托人从香港捎回来的,你尝尝新鲜吧。”


明台一把接过抱在怀里,却还要嘴硬道:“大哥真是小气,这么有钱了居然只送月饼给我。”


明镜嗔了他一眼,道:“你不是最爱吃月饼了么,还想要什么?”


明台眼珠一转,腆着脸道:“我要手表!大哥戴的那种手表!”


明镜佯怒道:“小小年纪要那么贵重的东西做什么。”


明楼了然一笑:“你把盒子打开。”


明台拆开礼盒,盒中除了月饼,居然还放着一块劳力士的手表。


明台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他抬头看看大哥,又低头看看手表,待反应过来,简直高兴得不知如何是好。


一家人看着他的样子,不由得都笑了起来。



晚饭过后,一家人又在门前赏了会月亮。


明台闹着明楼和阿诚给他唱梅龙镇,还非要看正德调戏李凤姐那一出。兄弟三个一直嬉闹到深夜才尽兴而归。




夜深了。


阿诚看着家人都一一睡下,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喧闹过后的明公馆恢复了静谧,灯光下的走廊如同回忆般悠长。



阿诚其实也非常爱吃月饼。


幼年的经历使他对甜食有了一种狂热的偏执,甜蜜的味道总能令他暂且忘记受虐的苦楚。


来到明家后,阿诚一面感念明家的养育之恩,一面又担心自己的不堪会惹人厌恶。行事总是规矩小心,从不敢轻易表达喜好。


况且,家中还有更需要照顾的幼弟,明台爱吃月饼这件事自然比自己爱吃月饼这件事更加重要。


后来,阿诚随明楼去巴黎留学。一去十年,朝夕相处。


明楼不喜甜食,对诸如月饼之类的零食颇为不屑。阿诚对大哥崇敬仰慕,事事以大哥为先,加之在国外要买月饼也颇为不易,便尝试着戒掉了甜食。




如今,阿诚的生活中早已有了许多远远比月饼更重要的事情。


这个小小的喜好大概会永远成为自己的秘密了吧。



阿诚走到自己的房间门前,推开房门,定睛一看,不由得愣在当地。


自己的屋中,桌上摆着一盒月饼,床头放着一盒月饼,枕头底下还压着一盒月饼。



阿诚将三盒月饼放在床上,一一拆开。


第一盒月饼码得整整齐齐,模样在饭桌上刚刚见过,不用猜,是大姐做的。


第二盒月饼中放着一张纸条,打开看去,上面是明台的一笔烂字:




“阿诚哥,我好吧?


虽然你过河拆桥,但我可没忘了你。这盒月饼送给你,祝你月圆人圆。


对了,你就别给大哥吃了,他已经太“圆满”了。”




透过纸背,阿诚似乎看到明台正顽皮地冲他挤了挤眼。


看到最后一句,阿诚想起明楼宽广的后背,不由得笑出声来。



第三盒月饼很是寻常,盒中既没有纸条,也没有标记。


但阿诚早已知道来自何人。


他低头看着盒中的月饼,胸口有一股暖流徘徊不去,熏得他眼中发酸。


阿诚轻轻拿起月饼咬了一口,莲蓉的香甜丰盈在唇齿之间。


月饼上的文字圆润可爱:




“花好月圆。”



窗外,不知谁家的留声机还在悠悠唱着一支小曲,咿咿呀呀的曲调伴着月色融化在中秋的夜空里:




浮云散 


明月照人来 


团圆美满 今朝最 


清浅池塘 鸳鸯戏水 


红裳翠盖 并蒂莲开 


双双对对 恩恩爱爱 


这园风儿向着好花吹 


柔情蜜意满人间




————————————————————————————




祝各位基友中秋快乐!


花好月圆人长久!柔情蜜意满人间!

评论

热度(261)

  1. 你先把槍放下言千阙 转载了此文字
  2. 你先把槍放下言千阙 转载了此文字
© 你先把槍放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