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爱情的破灭 【平平和然然关于上下问题的讨论】

正直的阿黄:

“当然是我在上面。”赵启平胸有成竹,“一分钟内我就能找到你G点。”


李熏然撇了撇嘴,“一分钟内我就能把你掀翻捆好。”


“你!”赵启平被戳到痛处,“我也是能把病人从手术台抬到移动病床的人!”


李熏然哼了一声,“我也跟着扫黄组阅片无数过好么!”


两个人僵持了一会,


赵启平啪一拍桌子,毫不客气,“我不管,反正我经验丰富。你会灌肠么?你会直肠指检么?你知道一个套两个套各有什么玩法么?”


“不知道……”李熏然有点低落,随后又精神起来,“有什么玩法!?”


赵启平冲他勾了勾手指得意道,“两个套~当然是套在一起用~”


李熏然对这种浪费的行为很不理解,“为什么?”


赵启平眨了眨眼,“当然是延长快感了~这样你就可以一直爽了~”


李熏然切了一声,“我以为多难呢……”接着不甘示弱,“我也有经验好么!”


“你有什么经验?”赵启平才不信他能说出什么一二三来。


李熏然得意道“上次我住院手术你抬我的时候,我摸了你两下大腿你不就很快起反应了么~”


赵启平沉默了“……”过了几秒“可是那次抬你的不是我啊……”


李熏然惊呆了,“什么?!”


气氛又一次僵持住,


李熏然豪迈地一拍桌子,“这不是重点!”李警官掏出手铐啪嗒一声放在桌上,“反正我要在上面!”


赵医生冷笑一声,“想得美!”


过了一会,李熏然气鼓鼓的“我要和你分手!”


赵启平“分就分!”


稀稀拉拉的鼓掌声响起来,谭宗明和凌远坐在一旁一起开口,“玩够了么?”


赵启平李熏然一起点点头……


谭宗明揽过赵启平的肩膀,语气特别亲切,“赵医生,来吧,教教我两个套子的玩法……”


凌远意味深长,“熏然,能不能讲讲那次你手术结束摸大腿的事……”


“那啥,老凌我们还没吃饭呢……”


“谭宗明我警告你,啊!你干嘛!!”

评论

热度(333)

© 你先把槍放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