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之别离 番外 甜虐不定

南湖以南:

    明诚接过诊断书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医生说了什么他完全没有听见,混混沌沌的走出医院,过马路的时候被差点撞到他的车主骂了个狗血淋头。一向巧舌如簧的明诚少见的没有反驳。好不容易走过了滚滚车流,迎面跑来一个小孩,来不及躲闪,等反应过来时明诚已经被撞倒在地。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谢绝了孩子母亲要为他叫出租车的好意。“妈妈,那个叔叔脸怎么那么白啊?”“乖宝宝,叔叔生病了。我们给他叫一辆车好不好?”“好,宝宝叫。”可爱的孩子在路边总是引人注目,他们很快叫到了车。被孩子母亲塞进车里的明诚还在一个劲的推辞。“先生,你的脸色很不好,去医院看看吧。”年轻的妈妈劝解道。明诚抱歉的笑笑“不用了,我刚才才从医院出来。”她好像想到了什么,安慰说没事的总会过去的。这语气让他想起大姐,她也总这么安慰他。在把奄奄一息的他抱回明家后。他笑着回答是啊总是会过去的。可是这次,好像过不去了。出租车不能在路边停太久。明诚跟母子俩告了别,踏上了回家的路。


      车开得很快,明诚下了车后在明公馆外徘徊了许久,最终觉得这件事要瞒着家里人。他挺了挺背脊,拍拍身上跌倒时弄到的灰,确定自己与平时无恙才放心的进了家门。


      “回来了,诊断结果怎么样?”明楼问。


      “嗯,没什么大事,就是有些神经性头疼。医生给我开了些药,按时吃药就好了。”明诚被猛地一问有些慌神,幸亏平时锻炼的好,也只愣了一下就回过神来。


      “好,要记清楚啊!”明诚一偏头看见沙发上的明镜眼圈红红的,像刚哭过的样子,他心里一紧,快步走上前去“大姐,今日是怎么了,怎么哭了?”明镜一看到他,竟又蔌簌的落了泪。明诚一时间手足无措,家人在他心中是最重要的,他舍不得他们受一点委屈。

评论

热度(76)

  1. 你先把槍放下南湖以南 转载了此文字
© 你先把槍放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