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之别离 第四章

南湖以南:

      天色已经有些暗了,明诚缩在被子里一动不动,“吱呀~”一声门开了,明诚没有动。明楼看着床上的“粽子”,无奈的叹了口气,认命的把手上的东西放在床头柜上。扒开被子,扒开一寸,里面的人就往里缩一寸。明楼玩心大起,在对方快要缩完的时候唰的扯开了被子,明诚定定的看着他,眼眶红红的,眼角润湿,分明是刚刚哭过的样子。明楼心头一紧,俯身用大拇指揩干他眼角的泪水,用调笑的语气道“瞒了我这么久,我还没说什么呢?你怎么就先委屈上了。”说着把刚扯下来的被子盖回去。明诚听见他这语气,心里憋屈的不行,用力的眨了一下眼把要夺眶的眼泪逼了回去“我还以为…………”喉头一哽,反问道“你刚刚干什么去了?”明楼看他说话说了一半,心下了然。明诚幼年时被养母虐待,被明楼明镜救回时奄奄一息,苏医生了抢救好几次才硬撑着挺过了鬼门关👻。醒来后及其没有安全感,生怕自己再次被明家抛弃,战战兢兢的过了好久,直到确定自己真的是明家人了才开始融入明家。只是这恐惧却深深的种在了明诚心里,随时有可能再次发芽。每想到这里,明楼就对桂姨恨上一分,虽然她已经死了。


         “大哥去厨房给你拿了一碗粥,是阿香刚熬的,热乎着呢,起来把粥喝了吧,胃里能舒服点。”温言软语,小时候生病了大哥也是这样哄他的,过去了这么久,年方十八岁大哥的英俊面容明诚仍旧记得清清楚楚,明诚鼻头一酸,自己果然是快死了么?都开始回忆过去了。明楼看到阿诚脸上怔仲的表情,心里就像被锤子狠狠的捶了一下,钝疼钝疼的。他抹了一把脸,掩去脸上担忧的表情,他知道,阿诚有自己的尊严,他绝对不允许大哥像这样看着他。明楼拍拍明诚的肩膀,调侃道“怎么?还要大哥喂啊”他伸手拿过碗“好,今天满足你。”说着舀起满满一勺粥,细细的吹凉,凑到明诚嘴边“来,啊~~”明诚对他这哄小孩的语气哭笑不得,心里的阴霾也被他暂时压了下去。他装作不满的撇了撇嘴,‘啊呜’一口卷走了勺子上的粥“好吧,看在今天明少爷如此献殷勤的份上,本管家原谅你了。”明楼佯怒的拍了阿诚一巴掌“反了你了。”明诚调皮的缩缩头。


        雨已经停了,门外的明镜擦了擦泪,为这仅剩不多的温情时刻。

评论

热度(41)

  1. 你先把槍放下南湖以南 转载了此文字
© 你先把槍放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