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之别离 第五章

南湖以南:

      明楼直到明诚洗过澡上床睡觉后才拿着空碗出了房门,一关上门他就像泻了力一样,他靠在墙边,支撑着自己不会倒下去。对面的墙上挂着去年阿诚送给明思的毕业礼物,是一幅传统国画——鲤鱼跃龙门,明诚自打战争结束,就开始转自修国画。明楼还记得阿诚为了这画废寝忘食的样子,彼时他还有些吃味,哼哼唧唧的吐槽明思的种种,说他这么些年极少回家,阿诚笑骂他小气,竟和小辈吃醋。如今想起来,明楼只希望可以回到过去,时光永远停留在那一刻,阿诚永远留在他身边。往事涌上心头,大片的酸涩在他心里蔓延开来,在泪腺处彻底爆发。眼泪大滴大滴的砸在价格不菲的地毯上,晕染出一个个深色的圈。明楼是不常哭的,即便是在父母的葬礼时,他也未流泪,只是挺直了背脊。胡乱用手背擦去泪水,他怎么忘了,这地毯也是阿诚亲自选的。初到巴黎时,这宅子还是一座空宅,大姐被明思接到了他的公寓。明诚就开始着手装修这宅子,硬生生复制了一座明公馆,在遥远的巴黎,也算是给了明家人最大的安慰。


       他缓缓下楼,步伐沉重,他觉得自己撑不了多久了,他甚至害怕自己比明诚更先倒下。明镜在客厅等了他很久,客厅没有开大灯,只点了一盏台灯,明镜就在那一方光晕里看着他。面容沉静,但眼眶红肿,担心的看着他。明楼突然就崩不住了,扑倒在明镜怀里泪流满面,他不敢哭出声,怕吵醒明诚,只能呜咽着流泪。“我该怎么办?大姐,我该怎样留住他。”他哭得浑身颤抖,语不成调。明镜看着一向以冷静自持的大弟弟,心疼的无以复加。但是她帮不到他什么,只能安慰他。


        这个系列预计十章以内完结,手机党写不了太多,大家请见谅。


         想对凯哥说,站稳了,别晃!


       

评论

热度(37)

  1. 你先把槍放下南湖以南 转载了此文字
© 你先把槍放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