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方】日常的二人世界

水無香:

这是把过年到现在写的杜方段做个粗长的完整版本,没看过的可以瞧新鲜


本子预售截止3.25,各位老爷们买定离手吧


【本宣】两本齐发!谭赵vs蛋炒饭 你值得拥有!


-------------------正文------------------





1


方孟韦觉得把钱放银行是最可靠的。


现金不如卡,卡不如手机。他能不带钱包就不带钱包。


杜见锋就不爱这些个新潮玩意儿,他搞不懂二维码怎么扫,对集齐五福也没兴趣,银行大门更是不爱进。有时候进去了,看到柜台大哥的脸就会想起老丈人方行长指着他鼻子说他混账。


“老子就是搞不懂,大把票子花着干嘛放银行啊。排队办业务等半天,卡丢了还得要老子身份证,又是指纹又是刷脸,折腾老子大半天,真他妈烦人。”


“你说够了没。”


方孟韦冷着脸把杜剑锋的钱包收好。


“哎我说方孟韦同志,你听到人民群众的疾苦没?老子爱花现金,不爱用这些个玩意儿。”


杜见锋一口红富士咬下去,气性没消。


“这个月你丢两次卡了。事不过三,以后不让你随身带银行卡了。”


“就是嘛!老子不要卡,老子要现金!”


“不,你的钱包暂时归我了。”


方孟韦收起了杜剑锋的钱包,打开手机给老杜的网银转了一笔钱。


“为什么呀?”


杜见锋红富士也吃不下了,撸起袖子走到方孟韦跟前。


“你记得我爸为什么说你么。”


“我那天喝多了,嘴瓢了,说银行办事都是乌龟爬。”


“不是。”


“那是什么?”


方孟韦站起来,把杜见锋吃剩下的红富士扔到垃圾桶,又擦了擦桌子才说道:“你最后说‘跟了老子钱算什么,命都是你的。你爸银行那点钱都比不上老子喜欢你多!‘ ”


“艹,这你还记得呢!”


杜见锋拍了拍脑袋悔不当初。一句话断送老丈人好感,喝多就猪头附身了。


“钱包归我,你用网银和零钱,没二话吧?”


“没。”杜见锋停顿了一下又说:“可是我不太会用啊。”


“学。”


方孟韦指了指杜见锋的人字拖鞋说“冬天在家要穿棉拖鞋,家里地暖开得小。”


“哎,换咯,马上就换。”


杜见锋这才换了棉拖鞋。


“对了,老子今年初二准备给咱爸送西洋参。”


“不用。”


方孟韦对杜剑锋做了个打住的手势。


“咱爸还没消气?”


“我爸说了,今年在家庭群里抢红包玩。”


“那行啊!”


杜见锋生怕老丈人还对他置气。


“你负责发,我们负责抢。你不许抢,我爸说的。”


方孟韦亮出了手机群聊信息。


“哎...这日子没法过了。”


杜见锋默默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零钱。


一共二百五十块零一毛。


整个就是一 二百五。








2


杜见锋这个年真是心塞,先是被没收了钱包,又是加入方家群组里只能发红包还不能抢。


只有最惨,没有更惨。


方行长要求老杜和他一起玩B站吃播。


“孟伟,咱爸是诚心玩我???老子哪接触过直播啊,老子平时连微博都不上,最多就开心消消乐。”


杜见锋眨着大眼睛抱住方孟韦的大腿卖惨。


方孟韦低头和杜见锋来了个对视,他没有把赖皮老杜推开,只是拍拍他肩膀说道:“我爸就是过年图个乐,你陪他老人家玩玩,他其实挺喜欢你的。”


“咱爸喜欢我???”


杜见锋终于撒开了手,思考着方孟韦的话。


方行长居然喜欢自己。


那是怎么个喜欢法?


混账!


住嘴!


太没有道理了!


老丈人这中气十足的骂深深扎根进杜见锋心里。方行长其实是喜欢自己的,这可能有一定的现实依据。


比如,方行长还是做主让他今年开始年夜饭回方家了。方孟敖再怎么嫌弃老杜,他也是说了不算的。于是老杜和方孟韦他大哥年夜饭就拼酒一笑泯恩仇了。


“孟韦你说的对!我就陪咱爸玩玩。有他老人家撑腰,老子还怕谁!”


方孟韦憋住笑,心想这下好,老爷子有人跟着一起疯了。


“见锋!跟我一起唱!”


“唱什么呀!爸呗!”


“今天天气好呀老狼请吃鸡。”


“我打电话你不接,你打它有啥用。”


方行长和杜见锋欢快热场之后就开始正式吃播。


烤鸡,红烧鱼,卤豆腐,还有一盆疙瘩汤,十多串烤肉和水果盘乌泱泱摆了一大桌子。


“大家给点力,咱们刷上去啊,这个是现烤的。”


方行长俨然直播老手。


只见弹幕里全是刷如下内容的:
老爷爷旁边的帅哥好好看!!!!!!!
啊!吃肉串的样子太man了prprpr
我是肉串
我是帅哥哥手里的餐巾纸!他亲我了‼(•'╻'• )꒳ᵒ꒳


杜见锋一门心思负责吃,压根不和网友互动。


方行长一边鼓励大家刷礼物,一边让杜见锋多看看镜头。


终于,id不停の方方方baby冲上了首页热门直播top1


方孟韦看了这密密麻麻的弹幕突然有点后悔。


全是表白杜见锋好帅啊,吃东西好好看啊,想嫁啊一类的。


“大哥,我...”


方孟韦看着方孟敖,想让他帮忙支个招打住直播。


“其实,你家老杜也挺好的。”


方孟敖才没搭理方孟韦,他正忙着给自己老爹和杜见锋的吃播连环送礼送不停呢。








3


杜见锋是语言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瓜怂。


比如白天他还扯着方孟韦的衣服领口说:“老子今晚艹到你哭。”


然而等到了晚上,因为他洗碗没有彻底洗干净,还有饭粘子在碗底,方孟韦拒绝了今日份的零距离爱の接触。杜见锋只能咬着被角哼哼唧唧,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那么,他是怎么拿下方孟韦的呢?


“孟韦大宝贝儿啊,老子当时怎么就成功泡到你了呢???”


“你说呢...”


方孟韦躺在被窝里喘气,杜见锋靠着床头吸烟。


春节假期里,在老方家和老杜家走完亲戚后,方孟韦和杜见锋才过了两天二人世界。都是年轻力壮荷尔蒙旺盛的时候,俩人得空了就加强一下家庭成员之间的感情。说白了就是饱暖思淫欲,杜见锋高高兴兴吃小方。


这做都做了,正是事后一根烟赛过活神仙的功夫,杜见锋居然回忆起了往事。


“我当时是不是先表白来着?”


杜见锋眼神深邃,思绪万千。


“你那叫表白?你冲到我们局宿舍楼下,扛着吉他唱摇滚。那叫噪音扰民。”


“啊,你觉得那次是表白?老子以为咱俩成了,准备庆功来着。”


方孟韦一个白眼,背对着杜见锋。


“那之前不算?”


“算什么?”


“表白啊!”


杜见锋掐了烟头,亲亲方孟韦的肩膀。


“你那也算表白?”


“我们第一次做之前,我说了‘孟韦啊,老子想艹你!’然后你扇了我一巴掌。然后咱俩比赛划拳,你不玩,你说粗俗。”


“对,然后你说比文雅的,咱俩就比赛下棋。”杜见锋接着说“我睡着了。”


“然后我...”方孟韦说不下去了。


“然后你过来偷亲老子,老子就,就,把你上啦!哈哈哈哈哈哈!!!!”


杜见锋笑得直蹬被子。


“你当时真睡了还是装的?”


方孟韦问。


“老子真心想睡你,不装!”


然后杜见锋一个翻身,和方孟韦接着爱的碰撞。










4


杜见锋盯着方孟韦一天了,走到哪里盯到哪里,从厨房到书房,再到客厅里沙发上嗑瓜子。


“明天上班,你焦虑啊?”


方孟韦喝了一口热茶,打开电视看新闻。


“孟韦,你能给老子撒个娇么?”


杜见锋坐在沙发上,凑过去大脑袋,拿来了方孟韦手里的瓜子。


“老杜,你今天吃错药了?”


方孟韦又把电视关上。


“老子就是觉得,这个春节少点啥。”


“少什么了?”


杜见锋凝视他的大眼睛若有所思,方孟韦的圆眼睛也忽闪忽闪。


方孟韦掰着手指头给杜见锋划拉着说:“你看,今年除夕去我家过的,我爸跟你关系缓和了。你们开了吃播,我哥也微博关注你了。然后就去你家,也是吃吃喝喝拜年。”


杜见锋握住方孟韦的手摇摇头。


“你不觉得少点啥?”


“少什么?”


“二人世界啊!老子一年到头就这么点假,再过几天回兵蛋子堆里,老子就吃不到你了!”


方孟韦黑着脸叹口气。


“老杜,长假十天,我们串亲戚五天,出去玩三天,昨天我陪你床上滚了一天。你今天还想怎么样?”


“孟韦啊!领导啊!我的祖宗!大过年的,一天哪够啊。”


杜见锋抱着方孟韦从灰色家居服里露出的腰身使劲儿蹭。


“年后什么安排?”


“去指导那帮大学生兵蛋子春季集训,小两个月。我得离了你这热被窝俩月。”


杜见锋的情绪越来越低落。


“没有探亲假?”


“嗯,封闭式,之后全员审查。谁他妈敢掉链子就是丢了老子的脸!”


方孟韦又问:“家属也不能去慰问?”


杜见锋没吭声,在方孟韦腰上咬了一口。


“老杜。”


“啊?”


杜见锋终于松开方孟韦的腰。


只见方孟韦捧着杜见锋的脸,亲了一下他丰润的嘴唇,咬了一下他轻微冒着胡渣的下巴。


方孟韦的眼神不似平时,这时候鹿眼星星点点的光像暗火苗。他不仅眼神勾勾搭搭,手也到位。纤细的手指拉着杜见锋的手掌,慢慢张开掌心,然后十指紧握扣着。


“领导说话算话么?”


方孟韦说话连尾音都飘着。


“算!一切听指挥!”


杜见锋等方孟韦的指示。


“两个月呢,我舍不得你。”


本来还期望着方孟韦主动军民鱼水情,结果这小领导一下子钻进杜见锋怀里,劲瘦的胳膊环抱着他的脖子,语气里都是不舍。


“嗯。”


杜见锋亲了亲方孟韦的侧脸,温暖的手掌摸摸他小猫一样的后颈和耳朵。


“给老子送温暖不?”


“送。”


方孟韦任由杜见锋把他从沙发上抱着起来。


早知道就说多说一个月集训了。


杜见锋一边脱衣服一边想。


方孟韦能更热情。








5


日久见人心这话儿杜见锋可是十分认同。


要说这在军营里头树威信,那可不是一朝一夕你拿把式就能成的。光说不练假把式,以身作则才能给别人带好头,让自己当优秀。杜见锋从入伍到现在一步步往上混,那都是真本事和重义气才能让哥们弟兄都服气,所以要论日积月累出来的真把式。


话说杜见锋年后负责这次军校大学生新兵营的春季特训,为期两个半月,上头下了铁命令要集中拉练重点审查。


“是汉子就站起来!想偷懒的就给老子滚蛋!”


杜见锋坐在主席台上拿着话筒冲操场上障碍跑进行了一整天的大学生兵们喊。


春寒料峭,这会子大学生兵们都练了一整天都觉得体力有点吃不消,有几个娇气的干脆跑完后趴在地上几秒才回到队伍里去。


“老子来是训你们的,不是看你们躺地上讹人的!明天就要审查了,谁他妈掉链子谁就别说自己是猎鹰班的!”


杜见锋虽然骂骂咧咧的,但是这话明显起了作用,场下的教官们吹哨给大家整队训话,统一等杜见锋的指示。


“小子们!明天审查结束、拿个荣誉慰劳自己不好吗?啊?!新一代军人要文武兼备,连体能都上不来,还怎么叫特别能战斗?都给老子记着!我杜见锋带出来的兵没有孬的!明天干的好,咱晚上放假联欢!有一个掉队,晚上都他妈跑圈!记住没?!”


全场回应的声音有点小,杜见锋又问了一遍:“都给老子大声点儿!”


训练场上所有的人喊破了嗓子,这下士气才上来。


两个多月的艰苦训练,大学生兵们吃苦,杜见锋怎么不吃苦?


一想到明天晚上他就放假了,杜见锋恨不得给家属方孟韦打个电话报告。可是手机已经和这帮大学生兵们一起上交了,就是要以身作则专注训练。


这倒好,想告诉方孟韦明天就能启程回家也没招了。


“领导,其实您不用这样的。他们是受训人员,您是总监督。”


私人物品管理室的小干事一边把杜见锋的手机锁进密码箱一边说。


“监督都不遵守纪律,那还监督个六啊。给我放咯!”


于是杜见锋打两个多月没见过方孟韦,一心一意扑在集训学习上。


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杜见锋重点训练的猎鹰班在上级审查中被评为优秀班级,所有人意外得有冲劲儿,各项成绩也都排在前面。


这一天从早上五点到晚上十点的审查就没停过,本来还是文文弱弱的书生,两个多月下来啃着白馒头越野都不喊苦不喊累。


深夜里,市郊的训练基地教学楼走廊上到处都是甩着帽子欢庆训练结束的大学生兵。还有几个看到杜见锋从走廊经过马上停下来敬礼。


“谢谢领导!”


“领导辛苦了!我们会继续努力!”


杜见锋没了平时训练场上严格的架势,亲切得拍拍这几个男孩子的肩膀说:“小子们好好干,学问上努力,身体素质上也得对得起咱军人的身份!”


看着走廊上小年轻们成群结队去食堂给自己加荤菜,甚至有的已经换了衣服和来探亲的家属去外面吃小饭店了,杜见锋心里有点失落。


杜见锋来到私人物品保管室的时候发现,好多箱子已经开了,大家纷纷取走了自己的物品。他走到放手机的柜子前输了密码,抱着一丝期待开机,结果一直黑屏,他这才想起来,原来俩月多都没联系过家属了。


学生宿舍楼里要么是唱歌打牌聚会的,要么就是黑着灯。


他这边的教官宿舍却是没什么人,准确的说,除了他都已经回去了。


杜见锋自己住一间宿舍。


看着床上四四方方的豆腐块,书桌上整整齐齐的教程研究,他深深舒了一口气。


给这手机再充上电吧,明天一早他就回家,马上回家,回家就躺在大床上先睡一觉,然后等着方孟韦下班回来。


今夜,杜见锋实在没什么娱乐活动,他要早点洗洗睡。


正在他决定收拾旅行箱打包东西的时候,警卫室的电话打来了。


“领导,您家属来了。”


杜见锋一个激灵,难道方孟韦不满他人间蒸发快三个月所以杀到这里来问罪么?


“给他倒杯热茶,说我马上就到。”


一路小跑的杜见锋又觉得现在方孟韦来也不太可能,因为他没告诉过他具体在哪里集训,更别说具体日期了,上头要求严,本来两个月的训练又多了十多天。他没按时回家去,估计方孟韦挺生气的。


警卫室的招待间里,方孟韦果然喝着热茶在等他。


“孟韦啊,我…”


杜见锋冲进招待间就想解释,可是方孟韦温和得笑笑示意他不用多说。


“你住哪里?”


“教官楼。今晚其他人都回去了。咱也回家啊?老子箱子都收好了。”


杜见锋几步走过去,拉着方孟韦往出走。


直到俩人远离了警卫室,杜见锋这才嚣张起来。


“大宝贝儿!”


杜见锋话音刚落搂着方孟韦在黑漆漆的教官宿舍楼道亲。


“哎哎哎,别!”


方孟韦被亲了两下就推来了杜见锋的大脑袋。


看吧,该来还是要来,领导的领导更牛逼些。


杜见锋把宿舍大门关关好,一脸方孟韦什么都对的表情翘着二郎腿坐在小沙发上。


到了熄灯时间,今晚大家放假所以彻夜不断电。然而,方孟韦还是让杜见锋只开个小台灯就好,不要太亮。


方孟韦随手拿起杜见锋的皮带,捏在手里。


他扬起下巴,居高临下看着制服都没脱的杜见锋。


“说吧,犯什么事儿了?”


敢情方孟韦这是来审问犯人了。


“孟韦,老子这不是忙么,这手机才充了电,明天一早就回家。”


方孟韦手里的皮带圈起来,在杜见锋硬朗直挺的鼻梁上划弄着。


“老实点儿!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杜见锋这才明白过来,慢慢举起双手。


“我眼里容不得沙子。”方孟韦的语气坚定,他俯身看杜见锋的表情分明眼睛里有欲火,他手里的皮带圈成一个圈,说道 :“你要是乱说,这个给你尝。”


杜见锋从小沙发上站起来,与方孟韦面对面,脸上的痞笑和投降手势完全是矛盾的。


“老子犯什么事儿了?还请方副局长明示。”


方孟韦手里的皮带轻轻碰碰杜见锋坚实的大腿,然后又转到他两腿之间蹭着,一下一下,力道时轻时而重。


“滥用私刑?”杜见锋依然不怕死盯着方孟韦手里的作乱的皮带。


方孟韦凑近站得笔直的杜见锋,细长的手指拉开他的军裤拉练,有意无意碰到那个地方,但这处依然老老实实。


“你这个歹徒太顽固,不见棺材不掉泪。”


方孟韦丝毫没有被高半头的杜见锋威慑到,他凌厉的眼神和细白的手指捏着棕色宽皮带的表情与平日里阳光正直的形象完全相反。


“老子倒要看看你用什么撬开我的嘴。”




发车啦!!!!








6


杜见锋想回家。


杜见锋特别想回家。


杜见锋长官心心念念想回家,无奈军区搞完春季特训后又搞理论学习,天天上课,日日抽查。他老人家结束了特训好不容易和家里领导方孟韦同志感受一下军民鱼水情,这边又得收拾铺盖卷回宿舍楼去。


“孟韦啊,老子就走一个星期,就一个星期啊。”


“你包扣紧点。”


杜见锋提着箱子愣是不敢迈腿。


方孟韦盯着杜见锋的背包提醒他,心里其实挺舍不得的。老杜过年在家就休息了十天,然后开春了一下消失两个多月,好不容易回家来,又要去离家出门。他平时挺嫌弃老杜的。虽说小别胜新婚,可是杜见锋老不在家,方孟韦也难受。


这趟学习虽然才一个星期,住军区宿舍楼能打电话能上网的,但是方孟韦还是放不下心,只觉得这个粗心大意的杜见锋在外面住着样样东西比不上家里,缺个物件不打紧,住的不舒服他也不吭声,这最让方孟韦惦记。


“有忘记带什么东西么?走之前要不要我帮你再查查行李?”方孟韦问。


杜见锋的一字笑透着甜蜜,他摸摸方孟韦的脸颊,低头凑上去吧唧亲个嘴。


方孟韦突然被亲了,推开笑得格外帅的老杜说:”你这是做什么。”


杜见锋说:”老子跟你吻别啊。”


方孟韦皱着眉头,端详着杜见锋的行李说:“你确定没忘带东西?”


”都吻别了,领导你还有啥指示?”


杜见锋不太清楚方孟韦到底在琢磨什么。


方孟韦终于看到了杜见锋身后的丹参茶纸袋子。他越过一脸迷茫的老杜,把那个不大不小的袋子拴在杜见锋行李箱的把手上。


”你呀还是忘了。”


方孟韦这才放心。


杜见锋恍然大悟,哦,原来他没带方孟韦的爱心礼包。


”我和你吻别~在无人的街~让风耻笑我不能拒绝~”杜见锋收到爱心礼包哼着情歌终于要推门走人了。


”老杜!早点回家,晚上电话!”


方孟韦看着大步流星进电梯的杜见锋招呼着,比了个打电话的手势。


”大宝贝儿!么么哒!”


杜见锋调笑完后冲方孟韦敬个军礼。


方孟韦也朝杜见锋回个标准军礼。


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


光荣而甜蜜。








7


铁打的人也不能抗住夏感冒,何况杜见锋从年后忙着春季培训,之后回家跟方孟韦热乎没两天又忙着学习一周,他训练别人,也是在自我训练,以身作则的老杜其实比那些新兵蛋子还累。


好不容易结束完了一周学习考察,杜见锋总算可以安心住自己家里,吃着热乎饭,喝着热乎茶,躺在沙发上搂着方孟韦看电视剧。


然而,杜见锋的小确幸却不是那么容易。


幸福总是临门一脚突然吹哨,杜见锋老同志光荣夏感冒。


方孟韦这天下班早,因为杜见锋下午就回家,他特别去超市买了一堆食材准备晚上给老杜打牙祭。


当方孟韦拎着大包小包刚进家门时,他喊着杜见锋的名字却没有回应。


奇怪,明明门口多了一双皮鞋,杜见锋的拖鞋也被穿走了,还有行李箱和书包在鞋柜旁边,他肯定在家里没错。


方孟韦放下购物袋,往家里各个房间找。


书房没人,浴室没人,阳台也没,家里健身房也没,所以老杜在卧室?


杜见锋平时最常去的就是书房和健身房,他不爱一回家就躺着。


方孟韦还是去卧室找人。果不其然,杜见锋穿着白背心躺在床上,夏凉被也扔在一边,他睡得迷迷糊糊根本听不见方孟韦叫他。


方孟韦试试杜见锋的额头,他夏感冒,额头很烫了。


无论如何也得叫醒杜见锋,让他吃了药喝点粥再睡。


方孟韦拍拍杜见锋的脸颊,摸摸他的胡渣,轻轻说:“老杜你醒醒,我回来了。起来吃了药再睡啊。”


杜见锋迷迷糊糊睁眼,看到方孟韦正握着他的手,轻抚他的头发。


杜见锋露出疲惫的笑脸,声音沙哑回话:“孟韦...老子口渴,要水。”


方孟韦松开杜见锋的手去倒了杯水,帮他慢慢喝下,伸手摸他的后背,一身黏糊糊的汗。


“一会儿我给你煮粥,吃完粥再睡。”


方孟韦给杜见锋把夏凉被又盖回去,空调也关了,室温不宜太低。


“老子不想吃粥,老子想你。”


杜见锋拉住方孟韦的衣角,因为发烧浑身有气无力,手刚拉到衣角又松开。


方孟韦知道杜见锋这是生病了浑身难受跟他撒娇呢。


“您小姐身子丫鬟命。我买了一堆好吃的今晚犒赏你,结果你回家就病。”


话音刚落,方孟韦坐在杜见锋的床边,额头抵着杜见锋汗津津的额头,捏捏他高挺的鼻尖,亲亲杜见锋发烫的嘴唇。


“别呀,老子感冒了...怕传染。”杜见锋推拒着方孟韦的主动关怀。


“怕什么,夏感冒又不是流感。”


方孟韦觉得杜见锋这个时候太可爱了,忍不住又亲亲他的额头。


“孟韦啊,老子总算忙完回家了。”


杜见锋的笑脸无比甜蜜,心满意足搂着方孟韦的脖子。


“辛苦了。”方孟韦在杜见锋耳边说。


看来杜老总是没办法享受方局长的大餐了。


白给馒头不能嫌弃面黑,清粥小菜养人治病。


回家才是硬道理。








8


方步亭行长最近很生气,微博也不刷了,b站也不追剧了,连吃播也不玩了。


老子呼唤儿子回家,没有一个听话的。


大儿子方孟敖,这哪是方孟敖,这是方藏獒,以前回家不吵架就很好了。现在回家,只要不撞见方孟韦他对象就成。虽然人民内部矛盾解决了,但是敌我矛盾依然存在。对,对方孟敖来说,弟弟的对象真是让人神烦。


小儿子方孟韦,年轻有为,事业有成,就是择偶眼光有点独特。


好,重点来了。


方孟韦的对象杜见锋,那是玉树临风高大伟岸,论长相身材没得挑,更别说人家还是军人。自古华山一条道,公检法是一家人。方家凑齐这个系统了,杜见锋来了那就是如虎添翼啊。


杜见锋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大老粗。


方行长不是没有拉着小儿子的手问过。


“孟韦,杜见锋能不能把口头禅改改,不要在老人家面前自称老子。不要总一条裤腿长,一条裤腿短。”


方孟韦歪头想了一下,认真回答老爹的话。


“爸,杜见锋这个人说话粗了点,但是人很好,我会尽力让他改的。改不了的话,您也别往心里去。”


好吧,嫁出去的儿子泼出去的水。


方行长心里苦。


其实现在也不错了,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磨合,杜见锋到方家已经很收敛了。然而,他现在最无奈的是,方孟韦最近不回家里看他。


“爸,杜见锋生病了,我得回家给他做饭,他发烧呢。他们训练了一个季度,他昨天才到家。”


“爸。杜见锋今天想吃玉米排骨汤,还说自己头疼,我走不开。”


“爸,我去带杜见锋泡温泉去了,给他解解乏。”


“爸,这个周末他们军人家属活动,我得跟着他连欢去。”


“爸,我...昨晚被折腾...不,昨晚睡得晚,我忘了今天早上陪您买菜去。明天,明天我肯定早早到!”




方步亭不等小儿子说完就挂了电话。


方孟韦看看搂着他腰蹭来蹭去的杜见锋说:“都怪你,我爸生气了。”


杜见锋抬头看着方孟韦愠怒的双眼,又咬了一口他的腰。


“你是老子的老婆,又是咱爸的儿子,你没平衡好,你不能怪老子头上。”


杜见锋就是点火等方孟韦发作呢,结果没点着。


“你说的对,咱们明天去看看我爸。你生病这么久我也好久没回家了。”


方孟韦揉揉杜见锋蓬松的头毛决定明天回家给老爹做顿饭。


“行,老子听你的。”


杜见锋又把手伸向了方孟韦身上他最熟悉的地方。


人无完人,过日子不能太挑剔。


方孟韦现在确实看不出杜见锋有啥缺点。




----------------END--------------

评论

热度(205)

© 你先把槍放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