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4

草色烟光图一醉:

渣文笔、逻辑废、慎入


 


追溯过往,谭宗明与赵启平在一起的时日并不短。


恋爱三年,分手五年,够开两届奥运会了。


缘分是个很奇妙的东西,按理说谭宗明和赵启平是两个世界的人,不会有什么交集。偏偏那一年谭宗明心血来潮,资助了医学院的项目。


为表示对谭宗明的感谢,医学院在举办庆典时邀请他前去观礼,甫一入座他就看到了站在台上拿着话筒笑意盎然的赵启平。


赵启平的脸部线条非常完美,聚光灯的照射让他看起来更为诱人,配上挺拔身姿、纤长手指,以及那圆圆的仿佛星星般璀璨的双眸。


谭宗明心动的不是一点半点。


他花了心思低调的追求赵启平,彼时赵启平才21岁,在异国他乡得人照顾很容易被感动,再加上自己对谭宗明也有好感,一来二去,两个人很顺利的就走到了一起。


刚开始同居那会儿,赵启平只要没课就会待在家里做些甜点蛋糕,谭宗明喜甜食,所以他愿意花时间琢磨。


然而不到一个月,赵启平就发现谭宗明不怎么吃他自己做的甜点了,也罢,许是自己手艺不佳也怪不得别人不吃。


对于一些细枝末节的东西,赵启平虽心里时有不舒服,却也从不提起,只想着反正谭宗明爱他就好,两个人相处总要有一个人愿意退让,赵启平愿意,所以他不会真的生气。


直到他和谭宗明发生关系的第二天,一把保时捷车钥匙出现在他背包里时,他是真的生气了。


而谭宗明给出的解释是,不想看他每天坐地铁去学校,太累了。


赵启平勉强接受这个回答,当做是自己心里太敏感,默默把车钥匙收进了床头柜,这事就算翻篇了。


 


谭宗明事业忙,偌大的三层花园别墅常常只有赵启平一个人在。每当谭宗明回来,要么是困极了倒头就睡,要么就是抱着赵启平折腾到后半夜,最开始的甜言蜜语全都不见,只有床上欢愉时才会问爱不爱我、喊我名字之类的话。


赵启平总是安慰自己,谭宗明的生意做得太大,心理压力也大,激烈的xing事能缓解他压抑的情绪,没什么不好的,只是自己痛一点而已,忍忍就过去了。


没关系的,只要谭宗明爱自己。


圣诞节那天,谭宗明说这是两个人在一起后的第一个大节日,得好好过一下。赵启平很高兴,一大早就起来装扮别墅,做了一大桌子菜,点上蜡烛,摆好礼物,甚至红着脸在浴室精心准备一番,打算尝试谭宗明一直在提而自己因为害羞所拒绝的浴室play。


可是一直等到零点,圣诞节已经过了,谭宗明都没回家。


赵启平看着蜡烛燃尽,热菜变冷,一个人在餐厅里坐了一宿。


待到天光微熹,赵启平才苦笑一声,举起筷子夹了些菜到碗里,冷饭拌热泪,尝尽滋味。


谭宗明回到家时,已是第二天,虽然赵启平把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干净了,但谭宗明还是发现窗台上有蜡烛油,餐厅里飘着中餐独有的味道,浴室里沁人的玫瑰香气也还在,最明显的,门口圣诞树上的星星还没摘。


“抱歉启平,昨晚我爸妈临时叫我回去吃饭,我已经很久没陪他们了,所以......”


“没关系。”赵启平努力扯出笑容,“礼物呢,我们说好要交换礼物的。”


谭宗明浑身一僵,已经没有理由用来解释了。


赵启平强忍着心中的失落和针扎般的痛,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丝绒盒子,“这个送给你,不值什么钱,你喜欢就戴戴,不喜欢就放着吧。”


谭宗明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对袖扣,于他而言确实不算什么,可对尚在读书的赵启平来说价格不菲。


“谢谢,我很喜欢。”


很喜欢,但也真没见他戴过。


至此,赵启平一片真心,可惜谭宗明并没有多在意,觉得愧疚了就送名表送包甚至送别墅。


然后开始直接送钱。


每个月15号按时进账,比闹钟还准。


赵启平不想让两人的关系这样持续下去,他是真爱谭宗明,所以一直在容忍他,哪怕难受的厉害也一直受着,谁叫他爱太深。


当他试图与谭宗明沟通时,谭宗明只是反问:“我工作很忙不可能一直陪你,送你东西很正常,你还是学生所以给你钱也很正常,你有什么不满意的?”


“没什么,我很满意。”赵启平点点头,从谭宗明手里接过新款BV手包。


这是他第一次主动接过谭宗明送的东西。


第二年圣诞节,赵启平还是像之前一样早早准备,而谭宗明也还是和以前一样过了节才回家,理由也还是陪爸妈吃饭。


他不知道自己身上沾了香水味,而学医的赵启平对气味又是何其敏感。


一直到第三年圣诞节,赵启平发现他和谭宗明之间除了shang床,已经很少有交流了。


这年圣诞节,谭宗明倒是在家,而赵启平很平静的提出了分手。


预料之中的暴怒,赵启平被谭宗明按在墙上质问为什么,赵启平别过头,疲惫道:“我累了。”


“你累了就想分手?凭什么?”


“我有自己的人身自由。”


谭宗明怒极反笑,捏着赵启平的下巴逼迫他看着自己,“赵启平,这几年我没少在你身上花钱吧?你到底有什么不满足的?居然还跟我闹分手?”


赵启平气的发抖,一把推开谭宗明,“你从来就没有把我当成是你的恋人,你的所作所为和包养我有什么区别?”


“包养?”谭宗明猛然把赵启平按倒在地,在他耳边恶狠狠道:“就当我包养,你不也照单全收了吗?”


“你跟我三年,我送你车子房子手表,别人几辈子都赚不来的钱。既然你觉得我是在包养你,那你是不是也该尽一下自己的责任呢?”


“拿钱总要办事,你觉得我这些钱够买你几个晚上?几个体位?”


谭宗明的话字字诛心,赵启平觉得自己快要死了,生理心理各个方面,都快死了。


他不记得那天晚上被谭宗明强按着做了几次,只记得痛感被无限放大,分不清自己脸上是汗水还是泪水。


身后流下的是体液还是鲜血。


一整晚的疯狂,谭宗明醒来已是下午四点,习惯性的摸摸床边,空空如也。


睁开眼睛,顿时吓清醒了。


房间里所有赵启平的东西都不见了,墙上的合影也没了。掀开被子,洁白的床单上沾着星星点点的血迹,一片狼藉。


谭宗明顾不上穿鞋,跑到书房跑到客厅跑到院子里,大声喊着赵启平,没有人回他。


三层花园别墅,赵启平的东西一样都没留下,收拾得干干净净。


三年前怎么样,三年后还是怎么样,仿佛赵启平从来没有来过这里。


谭宗明想跑回卧室拿手机,又被门口的圣诞树绊了一下,这才发现树下有个大箱子,打开一看、整个人犹如被雷劈过一般愣在原地。


箱子里是这三年来谭宗明送给赵启平的东西,每一样都原封不动的躺在包装盒里,别墅钥匙豪车钥匙包括银行卡都在其中,小小的便签粘在箱子外面,上面写了银行卡的密码和一句话:


“互不相欠。”


谭宗明捏着便签的手在发抖,银行卡是赵启平的,密码却是他的生日。


而手里的便签纸,是赵启平唯一留下的东西。


赵启平的确不欠他的,可他欠赵启平太多了。


天开始下雨,谭宗明坐在雨里,哭的像个小孩。


 


============================================


谢谢大家的小红心,爱你们。


 

评论

热度(166)

  1. 你先把槍放下草色烟光图一醉 转载了此文字
© 你先把槍放下 | Powered by LOFTER